北京京開華源電氣有限公司
Beijing Jingkai huayuan electric co., LTD
產品搜索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聯系方式
孫經理:18701180330
電 ?話:010-61202557
聯系方式
微信公眾平臺

    京開華源公眾微信平臺

 電 話:010-61202557

 郵 箱:bjjingkai@163.com

 地 址:北京市大興區



電力產能過剩 電價為何高居不下?

來源:熱觀察瀏覽數:24 

目前,德國正面臨2011年來最為嚴重的電力供應過剩,電價也已連續3年下跌。但是為什么中國電力供應過剩了,電價仍然沒有下降?

1、中國電價政府決定,市場競爭也沒用

中國目前仍然對電力實行政府定價。電力首先由發電廠生產,然后通過電網輸送給用戶。

這一過程涉及三個價格:電廠把電賣給電網的上網電價,電網輸送電力收取的輸配電價,用戶買電要支付的銷售電價。中國有很多電廠,央企中有五大發電集團,各地方也有多個大型發電企業,競爭還算激烈。但盡管如此,上網電價、銷售電價都是由政府來定的,市場競爭也難以讓用戶買到更便宜的電。而輸配電價,實際上包含在銷售電價中,并沒有單獨定價,電網就是通過買電賣電的差價來獲取利潤的。

2、中國電價調整沒有制定方法,也沒有審批程序

針對電價的調整,民間多有批評。2008年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人回答國外記者提問時,指出“中國電價實行政府定價,與美國本質上沒什么兩樣?!钡袑W者指出,這個說法表面上成立,其實卻差得很遠。

國外政府實行管制定價,電價制定和調整有明確的方法和規則,比如實行燃料費率自動調整條款,發電企業在燃料費調整后可以先相應調整電價,再報政府和監管機構審批。電價什么時候調整,調多少等,按照規定的方法和程序可以完成。企業與政府和監管機構主要協調電價制定和調整的方法和規則。

3、電價調整,很大幅度取決于電力企業與政府的博弈

網易《熱觀察》查閱了2004年至今歷次電價調整發現,電價調整多以緩解原料上漲導致企業虧損。如20087月和8月電價兩次上調,上網電價平均漲4.14分,銷售電價平均漲2.61分,以此緩解煤價大漲導致電企虧損。20114月,部分火電企業虧損嚴重,上網電價上調,調價幅度視虧損程度不等。

國家電價的調整需要考慮到電力企業的盈利情況。某種程度上說,電價也要承擔電力企業因大規模的電源和電網建設的投資成本。

以往的電力體制改革基本不成功,新一輪改革開始啟動

其實,電力過剩以及電價調整等問題均可以歸于在中國電力體制改革過程中出現的問題。

4、輸變電配套設備質量參差不齊

每年國家電網在輸變電設備,線路設備上投入的資金力度很大,而中國國內市場上,電力行業的競爭又很激烈,在產品生產加工時偷工減料,從而產品出現質量問題,使客戶蒙受損失。也是因為市場競爭原因,容易讓客戶在選購產品時,分辨不出產品好壞。所以設備采供方面也是電力過剩,電價上調的原因之一。

而由北京京開華源電氣有限公司生產的防風熔斷器、防雷絕緣子、支柱絕緣子、穿墻套管、高壓隔離開關、高壓真空斷路器在電網公司一直得到領導的推薦。

1、中國的電力體制改革基本不成功

1985年,中國電力行業的投資建設全部由撥款改為貸款,電力工業體制開始了摸索式的改革。在經歷了集資辦電、政企分開的改革后,終于在2002年明確了電力產業的改革方向——市場化改革,并明確提出中國電力體制改革的四大改革措施——廠網分開、主輔分離、輸配分離、競價上網。

20024月《電力體制改革方案》的頒布加快了電力產業市場化改革的進程,隨后的一年里廠網分開改革基本實現,在中央層面初步實現了主輔分離。但電力體制改革方案確定的其它改革措施遲遲沒有推進,201111月,拖了近十年的主輔分離改革才基本完成,而其他兩項改革——輸配分離和競價上網至今沒有實現。2005年年底,曾有一份電監會內部報告披露認為“中國的電力體制改革基本不成功”。

2、2015年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重啟

與中國幾乎同時啟動電力改革的英美等西方國家,基本上已經形成了基于市場競爭又兼顧公平的電力體制。而中國,改革仍在繼續。

2015315,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被譽為“啃硬骨頭的改革”正式拉開帷幕,重點是有序放開輸配以外的競爭性環節電價、有序向社會資本開放配售電業務、有序放開公益性和調節性以外的發用電計劃,推進交易機構相對獨立,規范運行,就此已形成配套文件。

13年后重啟的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正在向核心區推進。到目前為止,輸配電價改革先后確定深圳、蒙西、湖北、安徽、寧夏、云南、貴州等七個試點。

115,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司長許昆林提出,隨著煤炭價格繼續下降,將研究進一步完善煤電價格聯動機制。

新電改框架下,電價究竟是漲還是跌?能否解決電力產能過剩問題,構建合理的電力結構?廣大用戶能否分享電改的紅利?答案還需等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