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京開華源電氣有限公司
Beijing Jingkai huayuan electric co., LTD
產品搜索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聯系方式
孫經理:18701180330
電 ?話:010-61202557
聯系方式
微信公眾平臺

    京開華源公眾微信平臺

 電 話:010-61202557

 郵 箱:bjjingkai@163.com

 地 址:北京市大興區



煤的是與非

來源:神華集團瀏覽數:8 



引言:

霧霾,現代中國城市一景。

霧霾來襲,繁華似錦的京城常?;\罩在隱天蔽日的漫漫迷霧中。

霧霾來襲,大都市上海,東方明珠的光芒消失隱匿在滾滾塵煙中。

霧霾來襲,南國花城嬌艷盛開的鮮花蒙上了神秘污濁的面紗,羞見路人。

……

  近些年,霧霾進入高發、頻發期,中國城市幾乎都難逃霧霾的“侵襲”。

曾經,抬頭便是日月繁星、藍天白云,放眼盡見花壇綠茵、樓宇霓虹。如今,濃重的霧霾封鎖了人們的視野,嗆鼻的塵煙阻塞了城市的呼吸。

  霧霾,這個曾經遙遠而陌生的怪物,如今已成為人們街巷熱議的話題,成為媒體競相報道的焦點。面對霧霾,有的人默然承受,有的人茫然無助,有的人奮起急呼。 其實,大多數人對霧霾的成因一知半解,在一些媒體人、網絡大V、業內“專家”和機構的誘導和助推下,很多人把霧霾的“元兇”劍指煤炭,于是乎社會對煤炭的 質疑聲此起彼伏,甚至偏激到非置煤炭于死地而后快。

  其實,要滿足人類不斷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必須有不斷增長的社會生產力和能源消耗來支撐。而社會的生產力水平越高,對能源和自然資源的消耗越快、對社會 環境的破壞力越強,而自然環境對人的壽命、身體健康又有非常大的影響。這就是現代人追求現代化生活和生存質量必須面對的矛盾與糾結。

  困頓在煤炭的是與非之間,我們不妨放下泄憤情緒協裹下無休止的爭論,冷靜之后回頭梳理一下,煤為何物?煤給人類帶來了什么?我們該如何選擇一條適合國情民意的道路,既滿足人類需求,又能突出霧霾重圍呢?當前和未來,我們該如何對待與人類命運休戚相關的煤炭?

煤之是

——煤炭的發現和利用給人類帶來了文明和進步

  上蒼對人類是慷慨和眷顧的,他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財富——煤。煤也沒有辜負上蒼賦予的使命。

  煤的世界是一個獨立的絢麗多彩、奧秘無窮的科學王國。古代植物埋藏在地下經歷了復雜的生物化學和物理化學變化逐漸形成了煤。在地表常溫、常壓下,由堆積在 停滯水體中的植物遺體經泥炭化作用或腐泥化作用,轉變成泥炭或腐泥;由于盆地基底沉降,泥炭或腐泥被深埋至地下深處,經成巖作用而轉變成褐煤;當溫度和壓 力逐漸增高,再經變質作用轉變成煙煤、無煙煤。無煙煤發熱量最高,燒起來火力很強,煙塵很少,燒后灰渣也不多,是上等燃料。煙煤則多才多藝,既可作為優質 動力煤用于發電、煉焦、冶金,又可被氣化、液化。褐煤雖然發熱量最低,卻是很好的化工原料。

  煤炭是非常珍貴的資源,中國古代就稱之為“烏金”。煤炭長眠于地殼深處,期待著發光發熱、體現自身價值的機緣,期待著人類的發現和開發利用。起初,人類并不知道煤炭的價值所在,僅把煤炭作為雕刻煤環、煤鐲、煤項圈等裝飾品的原料。是誰最早發現煤炭的燃燒功能呢?

  傳說黃帝有個心愛的孫女名叫黑英,她經常跟在黃帝身邊,形影不離。黃帝年紀大了,也一時一刻離不開孫女。有一天,黑英給黃帝燒鹿肉,不慎把手腕上戴的煤鐲 掉進火堆里。黑英忙用木棒往出刨,誰知火勢很旺,噗的一聲,煤鐲燒著了,從此人類才知道煤炭可以燃燒。雖然只是傳說,但是我們完全可以合理的揣測,人類發 現煤炭能夠作為燃料,確實是源于一次次機緣巧合的意外收獲。

  中國人發現和利用煤炭的歷史源遠流長。早在漢字被創造和發明之前,煤炭就已經被發現和利用了。確鑿的考古資料證明,我國早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即距今六七千 年前,我們的祖先就已經發現煤炭,并巧妙地加以利用。1973年,沈陽北陵附近的新樂遺址出土了一批用精煤精心制作的圓珠狀飾品,直徑1至5厘米不等,同 時出土的還有97塊煤精和煤塊——它們顯然來自不遠的撫順煤礦。經碳14測定,這些煤飾品制作的年代至少在6000年以上,是世界上用煤最早的證物。成書 于2000多年前的《山海經》就對煤有了記載,時稱“石涅”,可以解釋為“石頭的升華之物”。在我國先秦時期兩部著作——《墨子》與《山海經》中,都不同 程度地提到了煤炭。

  自從煤炭登上中國人民生活和生產的大舞臺后,就彰顯出自身的特殊優勢,其作用也愈益突出,其開發的步伐也越來越快。最早有文字可考的煤井是在晉代,當時的 文學家左思在《魏都賦》中寫下這樣的詩句:“墨井鹽池,玄滋素液”,意思是“煤井與鹽池,黑的和白的都像營養液一樣在滋養我們的生活?!睍x人《西域記》中 則有更壯觀的記述:“屈茨北二百里有山,夜則火光,晝日但煙。人取此山石炭,冶此山鐵,恒充三十六國用?!弊阋娔菚r地處偏僻的西域三十六國因絲綢之路開 通,深受中原先進文化和科技影響,已廣泛使用煤炭冶煉鐵器了。

  至大唐盛世,小煤窯遍及陜西、山西以及江南等儲煤豐富地區,開窯采煤的方法也傳入朝鮮、日本和東南亞。當時留學長安的日本僧人圓仁在其著作《入唐求法巡禮 行記》中說:“在山西太原晉山,遍山有石炭,近遠諸州,盡來取燒?!比毡局两袢苑Q煤為“石炭”,當屬我大唐之遺風。據考, “煤”字最早出現于秦時典籍《呂氏春秋》,里面講了一個有名的故事,說孔子的學生顏回給孔子做飯吃,不小心把煤灰落到飯鍋里,他就把沾上煤灰的那幾粒飯抓 起來吃掉了。不過當時所說的“煤”并非現代意義的煤而是鍋灰,到了南宋,煤才正式定名并被廣泛稱用。

  至元朝,煤的使用在中國已經十分普遍,而多數歐洲人還不知煤為何物。那時意大利旅游探險家馬可·波羅到中國走了一圈,事后他在《東方見聞錄》中寫道:“中 國全境之中有一種黑石,采自山中,燃燒與薪無異,且其火候較薪為優。蓋若夜間燃燒,次晨不熄。其質優良,致使全境不燃他物?!?/span>

  明代,山西已成產煤最多之地,時稱“獨煤甲于天下”,河南安陽一帶的礦井深達“數十百丈”。明代科學家宋應星所撰《天工開物》,對當時地下采煤工藝和煤炭加工利用之法做了系統概述和總結。

  縱觀幾千年中國煤礦史,我們可以認為,中國人發現煤炭和對煤炭的開發利用,就其意義而言,不亞于在發現煤炭之后才出現的中國古代四大發明。煤炭為人類帶來 了溫暖,帶來了光和熱。在人類改善生存環境的過程中,它的發熱性能得到充分的體現和利用。煤炭加快了我國古代先民從生食(茹毛飲血)到熟食再到美食演變的 步伐。飲食是人類得以生存、繁衍、進化的基本條件。熟食使人類更易于攝取營養,使食物更適合人的生理需要。而美食則進一步豐富了人們的生活。在這一過程 中,煤炭功不可沒,這是不爭的事實。煤炭的出現為中國社會的發展進步提供了新的化石能源,打開了能源開發和利用的全新視野,并逐漸成為中國能源結構的主 體。上述歷史事實表明,煤是我們民族的血液與營養。在博大精深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背后,煤默默提供著源源不斷的動力與能量。

  人類雖然很早就使用了煤,但主要是為了照明和取暖。直到1765年,英國人瓦特發明了蒸汽機,煤炭才逐漸成為人類生產生活的主要能源,并由此拉開了一輪浩 浩蕩蕩的工業革命。第一次工業革命,始于英國的機械創新,而蒸汽機的改良和廣泛使用,則將工業革命推向了一個高峰,也帶動了煤炭開采和利用的爆發式增長。 伴隨著蒸汽機在工業生產領域的廣泛使用,近代的能源工業——煤炭工業開始在世界范圍內廣泛建立起來。1861年,英國的煤炭年產量已經超過五千萬噸,到十 八世紀末,蒸汽機普遍代替其他動力,成為英國許多工業部門的主要動力來源。煤炭的廣泛利用,被人們譽為黑色的金子,工業的食糧,成為十八世紀以來人類使用 的主要能源之一。

  表面上看,工業革命是從工場手工業過渡到機器大工業的過程,但本質上,工業革命是人類從簡單利用能源,過渡到通過復雜的工藝將能源轉化為機械能,并且代替 人類手工操作的過程。因此,工業革命也是利用能源的革命,每一次利用能源范圍的擴大,都伴隨著生產技術的重大變革,甚至引起整個社會生產方式的革命。

  石油的發現帶來了第二次工業革命,內燃機的發明使石油異軍突起,大有一舉替代煤炭的勢頭,但電能的發現與利用帶來了煤炭發展的第二個春天。1831年,英 國物理學家法拉第發現電磁感應現象,從而找到打開整個電能寶庫的鑰匙。根據電磁感應現象,在1866年人們首次制成了工業上可以應用的發電機。電能的利用 是第二次工業革命的主要標志,從此人類社會進入電氣時代。迄今電能依然是最主要二次能源,而煤電在全球的電力生產領域的競爭中,依然保持統治地位,這也是 煤炭在當今能源結構中位置顯赫的原因之一。

  在人類對煤炭的開采和利用呈現爆發式增長的時代,曾經率先使用煤炭的中國人反而落在了后面。歷經半封建半殖民地時期的社會動亂變革,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 創傷,新中國成立前的煤炭工業積貧積弱、步履維艱。1949年,新中國成立,在黨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煤炭工業步入發展快車道,成為是新中國工業的“血 液”,托起東方大國的復興之夢。

  改革開放的偉大決策讓中國在百廢待興的土地上開始講述屬于自己的春天故事。要把春天的故事講好,除了勇氣和智慧,還需要社會的文明進步、經濟的持續發展,在這一過程中,能源的支撐是必不可少的,豐富廉價的煤炭資源就成為撐起經濟崛起的擎柱。

  毋庸置疑,煤炭產業為國民經濟的發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煤之非

——煤的無序開采和不潔利用帶來了諸多的負面影響

  化石能源的利用,使社會生產力水平得到極大的提高,人類的生活環境得到了極大地改善。但化石能源在給人類社會帶來文明進步的同時,給環境造成的危害是當今世界性的嚴重問題,其結果是使生態環境遭到破壞,人畜生活受到危害。

  煤是化石燃料,是一種可燃有機巖。主要由植物遺體在地殼變化中被深埋后,在高溫高壓的作用下,經生物化學變化、再經地質作用轉變而成。它的組成是復雜的高 分子有機化合物,主要由碳、氫、氧、氮、硫和磷等元素組成,還含有鍺、鎵、鈾、鉛、砷等十幾種化學元素,而碳、氫、氧三者總和約占有機質的95%以上。硫 是煤中常見的有害成分,是造成環境污染的主要物質源,其他有害元素在煤中含量一般不高,但有的物質危害極大,如:砷元素等。

  煤在燃燒過程中會釋放出二氧化硫、一氧化碳、煙塵、放射性飄塵、氮氧化物、二氧化碳等,這些有害物質會破壞環境,產生酸雨,形成溫室效應,會危害人畜,使 生物受輻射損傷。20世紀五六十年代,英國倫敦由于大量燃燒使用煤炭等化石燃料,環境遭到嚴重污染,當時的倫敦有霧都之稱。在1952年一次煙霧事件中, 死亡人數達3000多人,1962年一次死亡人數達700多人。

  煤在燃燒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碳氣體,二氧化碳對太陽輻射(包括可見光、紅外光和紫外光等)的吸收能力很強,吸收后轉化為熱能。由于二氧化碳散失熱能 的能力不強,因而就會在地球周圍形成一個像透明的玻璃溫室,稱之為“溫室效應”??茖W家預測,到下世紀中葉,“溫室效應”會使地球表面平均溫度將上升 1.5~4.5℃,從而導致南北極冰雪部分融化,加上海水本身熱膨脹,就會使世界海平面上升25~100厘米,一些地勢低洼的沿海城市將葬入海底。地球上 的許多海拔較低的城市,如:北京、上海、紐約、倫敦等城市將會全部被淹沒。數億沿海居民將被迫遷居。同時地球變暖將使不少國家和地區干旱少雨,蟲害增多, 農業減產。

  煤在燃燒過程中,也產生大量的有害氣體,煤中的硫在燃燒時會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硫,當大氣中的二氧化硫與氮氧化物遇到水滴或潮濕空氣即轉化成硫酸與硝酸溶解 在雨水中,這種雨就是我們所說的“酸雨”。1987年美國大氣保護研究中心的調查表明,美國直接受到酸雨危害的居民達3000萬以上,美國每年因此直接損 失高達150億美元之多。歐洲國家被酸雨損害的森林已超過50%。由于森林的破壞,世界殘存的物種將大幅下降,這是一種不可恢復的生態滅絕。21世紀以 來,全世界酸雨污染范圍日益擴大,酸度也在不斷增加,不論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酸雨都將日益嚴重。

  在我國,據23個省市測定表明,其中21個均發現酸雨,占90%以上。我國降雨酸度由北向南呈逐漸加重趨勢。長江以南酸雨已是比較普遍的問題,最嚴重的是 西南和華南。在我國的華北、東北和西北過去很少出現酸雨,而今酸雨也在困擾某些地區。酸雨使土壤、湖泊、河流水質酸化,使水生生態惡化,危害農作物和其他 植物生長。據統計,我國每年有近260多萬公頃農田遭受酸雨污染,使糧食作物減產10%左右。僅廣東、廣西、四川和貴州四省區,因酸雨危害每年直接經濟損 失高達24.5億元,間接生態效益損失更大。同時,酸雨還腐蝕建筑材料,嚴重損害歷史建筑、雕 刻、裝飾以及其他重要文化古跡設施,由此造成的損失難以估量。

  煤在燃燒過程中還會產生大量的粉塵,在一些城市還有許多煙筒里冒出黑色的煙霧,或扶搖直上或盤旋繚繞。人們形象地稱之為“黑龍”?!昂邶垺钡恼嬲婺渴菬?塵,是燃燒不完全的小小黑色碳顆粒。一般煤燃燒后約有原重量的1/10,以這種煙塵排入大氣,粉塵顆粒較大的、直徑在10微米以上,因為重量較大能很快降 落到地面,被稱為落塵。顆粒較小的、直徑在10微米以下,其中有些比細菌還小,它們長時間在空中飄浮,它們叫飄塵,飄塵對人體危害更大。粒徑在5~10微 米的粒子能進入呼吸道,但可被鼻毛和呼吸道黏液阻擋排除。特別小的粒子直徑小于半微米的,可黏附在上呼吸道表面隨痰排出。唯有半微米至5微米的飄塵,能直 接到達肺細胞,并在那里安家落戶。有的飄塵還可能攜帶著致癌物,十分危險。粉塵落在植物上會堵塞植物氣孔,阻擋植物葉組織進行光合作用影響農林作物生長。 粉塵能加速金屬材料和設備的腐蝕,增加精密機械設備的磨損,甚至造成事故。煤產生的粉塵還能吸入人們的肺部引發肺炎、刺激人的眼睛引起結膜炎等眼病。

  煤的這些負面影響是怎么造成的?主要是由于粗放式開采和不合理利用造成的。由于煤炭粗放式開采和不合理利用,不僅破壞了水資源,造成水土流失、土地塌陷,而且以霧霾為主要表現形式的大氣污染越來越嚴重,開始殃及人們的日常生活和健康。

  傳統的露天開采煤礦,會造成土地沉陷,影響居民生活、破壞耕地和采礦區的地表植被的生長。采礦坑或運輸中轉站附近的儲煤堆在雨水中會使煤滲出可溶性成分, 污染附近的湖泊、河流、海洋和地下水,其中的硫鐵成分可以使水和土壤變酸,影響生物生長,高濃度的金屬離子可能進入魚類等生物體,進而進入人類的食物鏈。 由于我國煤炭主產區在西北部,而消費大戶主要集中在東南沿海等經濟發達地區,煤炭消費和生產地區之間有較大的空間差距,這就造成了煤炭需要大數量、大范 圍、長距離運輸的格局,在煤炭運輸過程中會產生粉塵污染,煤炭的粉粒揚散到沿途地區的空氣中,影響自然環境并產生了空氣污染。

煤炭開采過程中也會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煤炭開采中所排放的廢氣主要是礦井瓦斯和地面矸石山自燃施放的氣體。礦井瓦斯中主要的氣體是甲烷,這是一種溫室效應比CO2還要高出20倍的重要的溫室氣體,據統計中國每年從煤礦并開采中排放甲烷70—90億立方米,約占世界甲烷總排放量的30%,除5%左右的集中回收利用外,其余全部排放到大氣中。礦區地面矸石山燃燒會大量釋放含SO2、CO2、CO等有毒有害氣體,嚴重污染大氣環境并直接損害周圍居民的身體健康。

  用煤發電或直接應用都是一個燃燒的過程。煤燃燒對環境和健康的影響主要來源于燃燒過程所產生的大量氣體和固體廢物,氣體污染物包括SO2、Nox、CO2、CO、碳水化合物、多碳有機物等,其他污染物還有粉塵、放射性、痕量金屬等。這些污染物會導致呼吸疾病、中毒和癌癥發病率的增加。當煤在生產條件差、工藝落后的工廠中燃燒時,這種情況會更嚴重,而我國煤炭利用技術整體來說還相對落后,故在煤炭利用過程中污染很嚴重。

  隨著社會自燃環境的惡化,人們紛紛把責難的矛頭指向煤炭,曾經為人類做出最重要貢獻的煤炭仿佛一夜間成了萬惡之源??谡D筆伐指責煤炭者有之,異想天開呼吁 去煤化者有之,無論是簡單的泄憤還是冷靜地反思,煤炭這個伴隨人類數千年、功過凸顯的伴侶,被推倒了風口浪尖。然而,真是造化弄人,作為中國主體能源的煤 炭,千百年來與人類共患難、同進退、世代友好,偏偏現代人一天都離它不得。人類對煤炭的依賴、對煤炭的排斥始終糾結在一起,復雜的情緒剪不斷、理還亂,真 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在當前經濟增速放緩、環保約束收緊、煤炭市場蕭條的大背景下,更多的人已經開始思考,中國的煤炭工業是不是已經走到了盡頭,煤炭產業的路在何方?

煤之辯

——人類該如何跟煤炭相處?

  辯證地看待事物并不是什么新的方法論,而是馬克思主義的科學世界觀。然而今天,在社會發展實踐中,仍有人在認識問題、解決問題上,違背這樣的科學世界觀,這是很值得深思的。

  煤炭對于人類,就像一把雙刃劍,給人類的發展帶來了不竭的動力,同時,也給人類的生活制造了太多的麻煩,圍繞煤炭的是是非非從來就無法分得清清楚楚。

  事物從來都具有兩面性,已經過去的煤炭黃金十年,也是中國經濟發展最快的十年,伴隨著我國經濟持續以兩位數快速增長而來的煤炭黃金十年中,對能源旺盛的需 求催生出高企的煤價,制造了煤炭產地大批富豪。在煤炭即財富的現實利益驅動下,大量資本涌入煤炭行業,生產方式現代化的浪潮下還夾雜煤粗放型開采,產生大 量財富神話的同時,也制造了環境的空前怯難。

  在輝煌的掩蓋下,煤炭粗放式開采和不合理利用破壞了水資源、土地塌陷、水土流失,以霧霾為主要表現形式的大氣污染越來越嚴重。近些年,霧霾進入高發期,中 國城市幾乎都逃不過霧霾的“入侵”。曾經,抬頭便能仰望藍天,遠眺盡是迷人的景致。如今,濃重的霧霾封鎖了視線,樓宇漂浮于濃霧之中,污濁的空氣開始殃及 人們的日常生活和健康。

  人們對霧霾的成因其實只是一知半解,但卻紛紛劍指煤炭,視燃煤污染為霧霾形成的主要元兇。在全社會高度關注環保問題,煤炭市場蕭條的背景下,社會各方對煤炭在我國的主體能源地位仍質疑不斷。

煤炭的是、煤炭的非,是是非非的真相如何,目前尚無被廣泛認可的定論,但前進的方向似乎已經愈發明朗起來。

   2014年7月的北京。在首屆中國(北京)國際能源峰會開幕式暨第三屆中國能源經濟論壇上,能源行業的專家云集,爭論煤炭的功過和是非,探討煤炭的過去與未來。其中,煤炭是不是霧霾的真正元兇是會場內外最為關注的焦點。

  有權威部門對主要城市霧霾成因的分析,經過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專家們的研究,北京一次排放中汽車排放量是主要的污染物,占一次排放30%左右。第二才是燒煤,大約占18%左右。

  同時,煤炭是霧霾頭號元兇、治理霧霾要走去煤化道路的論點也頗有市場。無論人類如何看待煤炭的是與非,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人類離不開煤,社會的進步離不開煤。

  與會的中國礦業大學教授王立杰說:“煤炭利用的不合理,肯定帶來污染。作為能源特別是一次能源,煤炭在我們國家占70%,這個比例肯定要下降。但是,如果一治理霧霾,就要去煤炭化,把霧霾主要歸結為煤炭,我覺得有點不公平,或者有點不切實際?!?/span>

  當今世界,亞太、歐洲、北美是煤炭的主要消費地區,占世界煤炭年消費量的95%,這些地區同時也是煤炭的主產區,占世界煤炭產量的94.5%。

  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在煤炭消費特點上有明顯差異。發達國家的煤炭幾乎都用于發電,其他用途的占比很小。發達國家已進入后工業化時代,其經濟發展對高能耗 的重工業依賴逐步減少。而在發展中國家,煤炭除了主要用于發電外,還在重工業生產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其快速的城市化進程離不開大量的基礎設施建設,與此 相關的工業部門都不同程度地消耗大量的煤炭。

  發達國家能源消耗日趨飽和,對煤炭的需求量呈下降趨勢。以金融服務、高科技產業、品牌營銷、生物醫藥、文化產品、社會服務業等為重點的后工業化經濟發展模 式,對能源需求強度自然減少,加之電力生產向綠色清潔方向轉變的大趨勢,使得發達國家對煤炭的需求量逐步減少。歐洲的煤炭消費量從20世紀60年代的高位 減少了約40%(根據BP能源歷史數據計算)。美國由于對煤電的依賴,其煤炭消費一直呈緩慢上升趨勢,但隨著金融危機,尤其是近兩年來的頁巖氣發電的沖 擊,其煤炭消費量銳減10%。即使經濟恢復,鑒于北美頁巖氣產業的迅猛發展,美國煤炭消費量的升勢難以為繼。

  未來全球煤炭消費的增量主要在亞太地區。進入21世紀以來,亞太地區對煤炭消費的凈增量甚至略大于全球煤炭消費的凈增量。亞太地區則主要看中國和印度, 中、印兩國煤炭消費的凈增量占全球煤炭消費凈增量的95%,僅中國就占到84%(根據BP能源歷史數據計算)。以中國、印度為首的新興經濟體,對各種能源 的需求均保持強勁勢頭,在快速發展的重工業化階段,高耗能的經濟結構離不開能源的支撐,因此,以煤炭為主要能源的亞太地區必然帶動煤炭消費的高速增長。

   2014年6月,英國BP石油公司發布的《2014年世界能源統計報告》指出,2013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費總量增長2.3%。石油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費量的 32.9%,達到1965年以來最低水平。天然氣比重較2012年下降0.2%,達到23.7%。煤炭的占比上升到30.1%,是自1970年來最高值。 報告還認為,在中國,煤炭仍然占據一次能源供應的絕對主導地位,份額高達67.5%。

  我國國情是以煤炭為主的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費國家,煤炭資源十分豐富,煤炭消費量約占世界煤炭消費量的一半。當前,煤炭在我國一次能源消費中占比為 60%,火力發電在我國能源結構中占比為70%以上。根據測算,到2030年,我國能源消費才出現峰值,就是說在今后相當長的時期里煤炭在我國能源消費結 構中的比重有所下降,但消費總量仍將保持適度增加。

  中國的發展離不開煤,是由我國的基本國情決定的,富煤、貧油、少氣,是我國能源資源的鮮明特點。有數據表明,我國煤炭資源總量5.9萬億噸,占一次能源資 源總量的94%,而石油、天然氣資源僅占6%,且其增產難度大,對外依存度約為58%和30%。所以,在相當長時期內,煤炭依然是中國的主體能源。預計到 2020年,煤炭在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的比率不會低于62%。這就說明,未來相當長時期煤炭在我國能源結構中的基礎地位難以撼動。面對如此現狀,面對 我國大氣污染嚴峻的形勢,不管國際油價如何變化,我們都應該做好煤炭產業轉型升級這篇重頭文章。

  目前,我國煤炭行業處于景氣周期下行階段,供需關系失衡,市場價格持續走低,整個行業將長期面臨“需求低速增長、價格低位徘徊,產能和煤炭進口過高,國家 化解產能過剩和控制煤炭消費總量”的壓力,預計煤炭市場供大于求的局面還將維持較長時間,煤炭的發展空間將受制于多重因素。

  此前,基于煤炭是產生霧霾的頭號元兇的認識,為了治理霧霾各地都普遍計劃“減煤”,即嘗試用油氣替代煤炭,現在看來并不樂觀。目前,困擾天然氣發電的一系 列主要問題,如:氣源短缺、核心技術和設備缺失、備品備件不足等還沒得到有效解決。在這一輪“煤改氣”中,有的地方鍋爐改造完畢,連調試用的天然氣都沒 有。若要依靠進口,成本奇高、經濟不合理不說,能源供給的命運就掌握在他國手里,國家能源安全就無法得到保障。

  為滿足經濟快速增長帶來的巨大能源需求,中國必須利用其豐富的煤炭資源,這是由中國的現實國情所決定的。要選擇一條符合國情民意的道路,真正實現能源革 命,不是隨便一句“去煤化”那么簡單。能源要革命,就意味著像以往對煤炭粗放的開采利用方式在新常態下顯然難以為繼。越來越高的環保門檻,急轉直下的煤炭 市場,猶如猛然褪去的潮水,讓裸泳者猝不及防。

  有遠見的人們開始發現,煤炭不僅僅是雙刃劍,更像是個天平,而我們有能力、也有機會通過自身努力改變煤炭利用和環境污染之間固有的平衡,那個能改變天平平衡的重要砝碼就是煤炭清潔利用。

無論是出于自身覺悟,還是政策、市場倒逼的原因,越來越多的煤炭企業開始謀篇布局,在煤炭的清潔開采、清潔利用和清潔轉化上做文章。

  煤炭作為一種能源,本身無罪,罪在于不合理的利用。神華集團總經理凌文曾經指出,煤炭未加處理直接燃燒,就是高污染高排放的低端能源;而經過洗選提質,經 過清潔燃煤技術處理,經過煤制氣、煤制油、煤制烯烴等清潔轉化,就可以實現傳統能源的更新換代和高效利用,煤炭就變成了綠色、高端能源。

  家庭需要光電,冬日需要溫暖。煤,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過程中,煤的清潔利用課題,還要不斷地做。按照“大力推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思維,檢視過去多年來我國的煤炭行業,其傳統的粗放發展方式確實應該淘汰出局。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要求的,“大力推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是解決我國能源和環境雙安全的核心問題,以深加工及轉化利用為依托的煤炭高效、潔凈、經濟利用已成為能源可持續發展的路徑之一。


下一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